曾鸣不主张输配分开:若分开 谁会负责不盈利农网

时间:2015-01-08
来源:能见派
专家:曾鸣
曾鸣认为输配分开最大的问题就是,普遍服务谁做?中国的农网供电并没有把电力作为一般意义上的商品,实际上是一种福利,如果按照成本核算,农村的电价水平会比现在要高出很多,现在是通过交叉补贴,大电网带动小电网、城市电网带动农村电网、工业反哺农业,所以才有了农网用电的低电价。输配分开的话,谁来负责不盈利的农网?

? ??现在是通过交叉补贴,大电网带动小电网、城市电网带动农村电网、工业反哺农业,所以才有了农网用电的低电价。输配分开的话,谁来负责不盈利的农网?这也是输配分开最大的问题。

? ??作为参与到新一轮电力改革方案的咨询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对方案还有许多担忧之处,四放开虽然体现了政府构建市场化电力体系的努力,但是非经营性电价不放开,不同电源的上网电价竞价机制不明确,极有可能使我国电价体系进入双轨制,新进入的售电机构或将挑肥拣瘦,哄抢工商用电市场,居民电价、农业电价等带有普遍服务性质的市场无人问津。同时,放开之后需要加强规划,但正是这“一加强”,却是未来最脆弱的一环,谁有这个能力并且有这个权力能够做好规划?

? ??抛出问题之余,曾鸣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 ??第一,要想让真正的市场建立起来,市场主体能够充分竞争,最关键的是发电侧产权要多元化,所以电改的问题和电力企业产权混改的问题紧密相连。

? ??第二,要认真的、系统的、深入的甚至有定量依据的研究和论证交叉补贴对整个社会福利的影响情况,以及重新制定有效的交叉补贴的模式,使得市场价格机制能够形成。

? ??第三,独立的输配电价格需要同步加强对自然垄断属性的输配电网监管。

? ??第四,对于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政策,要和可再生能源进入市场参与竞争相结合。

? ??第五,必须在我们所设计的电力市场的机制、模式、结构、规则这四个方面考虑绿色低碳、节能减排,设计合理的售电市场盈利模式,激励节能减排是电改目标之一。

?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参与到新一轮的电改政策制定过程中的?

? ??曾鸣:我从2014年年初开始介入。最开始是能源局体改办和市场监管司召集了一些电力领域的专家,共同起草了一个电改方案的初稿。后来电力改革方案明确了由发改委体改司牵头。

? ??我作为体改司专家咨询组的专家成员,先后参加了两次会议,分别是在7月份与10月份。从一开始的初稿,到之后两次会议接触的电改方案,变动并不大,核心内容就是现在大家说的“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或者叫“放开两头,管住中间”。

? ??关于电改方案,发改委体改司牵头,但是能源局的体改办、发改委价格司、发改委经济运行局、国资委[微博]也非常关注。电改方案到了最后一稿的时候,经济运行局也介入进来了,相对而言,他们因为要协调煤电油运,对于电力行业是比较了解的。

? ??记者:大家主要在哪些方面意见不一致?为什么电改五号文提到的“输配分开”、以及此前呼声比较高的调度独立,都没有进入到这一轮电改方案中呢?

? ??曾鸣:输配分开,5号文当时有,12年来无论是各类电力企业,还是政府一些官员,抑或政策研究咨询机构,确实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士还是主张输配分开的。我想他们之所以主张数配分开,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 ??第一,国际上有不少国家输和配是分开的,这说明输和配是可以分的;

? ??第二,希望通过输与配的分开,尤其是输与配产权的分开,形成多买多卖,打破垄断,因为行政性垄断会造成市场效率低、用户不能充分选择、供需不能直接见面。打破垄断也是这些年国际的一个潮流;

? ??第三,很多人也承认,输配分开之后,在同一个区域内仍然是一张配电网,不会有多个配电网竞争,也就是说同区域、同业务的竞争是不可能的。但是即便拆分之后无法形成竞争市场,很多人仍然主张输配分开,为什么?原因就是国网太大,全国25个省,从输到配,一直到终端客户,尤其是98年以后的国网改造,把整个农村原来的地电全部给了国网,使得国网输和配链条太长。国网太庞大,3万多亿的资产,监管不住,怎么办?拆,拆小了,政府好监管,这是第三个理由。

? ??我是属于不主张输配分开的人,我认为这三个理由不成立。

? ??第一,国外的问题。国外的输配分开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比如说有很多国家是私有化的结果,当时私有化财团购买电网资产的时候,有的选择只买主网,有的选择只买配网,当然也有的财团是输配都买,所以在国外既有输配分开的,也有输配一体的,这是当时私有化过程形成的结果,并不表示输配分开一定好。对于中国来说,虽然目前用电需求进入了新常态,但是我认为2016年之后,随着经济好转,电力需求增速将会提高,中国电网建设需要维持一定的增长速度,输配一体在保障电网建设提速、整体规划统一、电网运行协调保证安全等方面比拆分要好。

? ??第二,希望通过输与配分开打破垄断,我刚才也说了,以目前的配电技术和投资经济性水平,在同一区域内很难形成多张配电网竞争。

? ??第三,有的人提出来,拆分之后即便无法形成竞争,但是的确便于监管了。监管住就不拆、监管不住就拆,我不太同意这个思路,为什么不是提高监管水平而是要拆分呢?

? ??而且输配分开的弊病很明显,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普遍服务谁做?我最放心不下的一个事情就是中国的农网。农网供电并没有把电力作为一般意义上的商品,实际上是一种福利,如果按照成本核算,农村的电价水平会比现在要高出很多,现在是通过交叉补贴,大电网带动小电网、城市电网带动农村电网、工业反哺农业,所以才有了农网用电的低电价。输配分开的话,谁来负责不盈利的农网?

? ??记者:调度独立为什么后来也没纳入到新一轮电改方案中来?交易中心为什么能够独立出来?如何做到相对独立?

? ??曾鸣:公平、公开、透明的交易平台对于构建新型电力市场非常重要,但是方案提的是相对独立,为什么是相对呢?因为现在的电力交易数据信息都在电网公司手里,电网为了建设这个数据系统花了很多钱,如果把这个交易机构独立出去,会导致数据与实际运行衔接不够顺畅快速。电力数据是随时变化的,交易计划需要保证供需实时平衡,确保电网安全,所以交易中心不能完全独立出去。

? ??怎么理解相对独立?意思就是加强政府监管。交易中心相对独立之后,也就没必要再把调度独立出去了。因为加强监管之后,电网无法再通过调度牟利。过去电网低买高卖,交易中心相对独立之后,根据电网的运行数据可以制定一个独立的输电价格,电网只能收取固定的过网费,每年的电网总收入是监管死的,回报率是固定的,调度系统就没有动力去做低买高卖的事情了。

? ??反过来讲,调度放在电网里边,有利于电网的计划运行调度、检修、协调,使得电网运行的安全性比较有保障,所以调度也没有必要把它独立出去。

? ??记者:过去政府对电网的监管力不从心,新一轮电改政府如何监管能达到交易中心相对独立的目的?

? ??曾鸣:电力交易的数据在交易中心、交易机构,根据计算机的自动化信息系统,政府都能看到,数据可查不可改,因此不能骗政府。然后政府这边相当于终端,也都是能够看见的。类似于证监会监管股市一样。

? ? 新一轮电改之后,工商业电价是不是会降低?原来靠高工商业电价交叉补贴的居民电价是不是会上涨?售电侧放开谁最受益?放开之后真的对全社会有利么?明日将继续推出访谈第二部分《电改之后电价是否能hold???》。

转载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度度或南度度节能服务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